【萧莲】循环往复,不见离

  正文

  云遮月,地无光。

  好景,好夜,适匿行。

  想来,不止一人有此念头。

  在这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有一竹林存在。

  月未明,微风清。

  这前后不过一里之地的竹林,是一个天然的隐匿之地,此刻便有不下二十名杀手潜伏于此。

  紧张的气息弥漫,暗中有人探寻,互相对立,皆视旁人为敌,这是一个莫名的局。

  但都没有一个人先行动手,目标未到,一切多余的动作都不需要。

  一时间,只余下了林中的叶在那飒飒作响,成为了这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这样的夜,这样的景,一切都应该是严肃而紧张的,但是一切都被打破了。

  有两个人缓缓从林外走来,十分的轻松,十足的自在。

  轻松自在的让人觉得,这样漆黑的夜,这样安静的林,在他们眼中都是平常的。

  可在那些暗中潜伏的人眼中,这两个人就如同那夜中萤火,过于刺目显眼了。

  黑色的衣,黑色的发,那个人如同已与此景融为一体,就那样轻松的走着,没有丝毫防备的样子,却是让人连目光都不敢移开一瞬,仿佛哪怕一瞬间的目光转移,都会再也找不到那人的存在。

  另一个人看起来却又截然不同,紫色的狐裘亮目非常,显眼的不是颜色,而是那在黑夜中还在泛着微光的衣裳,在此刻的场景中,让人觉着这比那天上的明月还要明亮。

  潜伏者们看着这两个人有点蠢蠢欲动,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任何动作。

  因为他们是杀手,而这两人不是自己的目标,让杀手杀人是需要钱的。

  没有钱的买卖,不能做。

  走在林中的是萧瑟和唐莲两个人,在这样的夜晚,他们走在这里竟是连个灯笼都没有打。

  唐莲是夜可视物不需要打,萧瑟却是不想打,潇洒俊逸如他,若是笨手笨脚的提个破灯笼在这小心翼翼的走着,若是被旁人看见了,岂不是形象全无。

  本来就这样走着,也许两人就安静的出了这林子了,唐莲虽然隐约有些察觉到了暗中有目光窥视,不过看到那些人没有冒出头来便猜测这些人的目光不是自己二人。

  他的猜测本没有错,但是谁让其中一个杀手起了贪心。

  夜莹光,天有明。

  这是萧瑟洒在自己衣裳上的东西,他不愿提灯破坏自己形象,那就只能想些办法了,这便是他所想的办法。

  千金台,千金物

  得花,得路,得归城

  他曾在千金台与那南诀太子敖玉在那赌了三天三夜,赢了三样东西。

  这幽梦昙便是其中的花,稀世奇珍幽梦昙,入药可固体,闻之可清脾,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功效怕就是它会在晚上泛出微光了。

  若是让人知道,为了这一微不足道的功效,萧瑟便随意的将幽梦昙的花粉洒在了自己的衣裳上,怕是恨不得和他决一死战。

  此刻便是有杀手认出了这样东西。

  那杀手的武功不高,读的书却是不少,此刻一看到了萧瑟那泛着不寻常光芒的衣裳,便是有了猜测,不过却是有些不敢肯定。

  毕竟是稀世奇珍,谁会如此暴殄天物。

  直到看到了那从狐裘洒落在地上的一点泛着光芒的粉末,他决定赌那么一把。

  毕竟是稀世奇珍幽梦昙,若是当真能得,哪怕只是一片花瓣,也是万金难求。

  不过他显然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唐莲,察觉到林中异动,唐莲在那人冲来之前便用指尖刃解决了那个杀手。

  尸体落在地上的声音,让这竹林有了些许响动,其他杀手看到那个杀手冲上去也猜到了唐莲和萧瑟二人应当是有什么好东西。

  可是那杀手死的太急,太快,立刻震慑住了那些本来还有些想法的杀手。

  做完这一切,唐莲依旧面色如常,不过和萧瑟的距离却是不由得有些拉开了几步。

  他显然对刚刚那个杀手为什么突然动手有了那么几分猜测。

  就这样一直走着,唐莲一直落后萧瑟三步,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他的行为还是能够看出他有些嫌弃萧瑟当时的所作所为。

  萧瑟走在前面,本应该看不清唐莲动作的,不过按照这些时日的相处,他不用想都知道唐莲心里在想写什么。

  无声的一笑,他解开的身上的狐裘,转过身来,便将这泛着光的狐裘外套扔在了唐莲怀中。

  唐莲低头看了看怀中的衣裳,然后抬头看向萧瑟眼里带了几分茫然。

  “我的身子一向薄弱,一直穿着这狐裘现在竟觉得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说完这话,萧瑟便摇晃了下身子,让人觉得他似乎是马上便要倒在地上一般。

  看萧瑟这般模样,唐莲便顾不上这衣裳了,下意识的去扶了扶萧瑟。

  然后很自然的,萧瑟和唐莲并肩走着,唐莲怀中抱着那狐裘,就像抱着一个灯笼一样明亮。

  唐莲也不是个傻的,此刻自是反应过来自己怕是又被萧瑟坑了,眉头皱了皱,有些痛恨自己的下意识行为。

  虽然每次都说这是最后一次,但就如美人庄的那次一般,唐莲依旧如此重复历史。

  循环往复,不见离。

评论(8)

热度(47)

©劝君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